當前位置: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> 資訊 > 商旅生涯 > 全文漫畫《老婆的閨蜜》完整版在線免費閱讀

1zplay电竞比分网app:全文漫畫《老婆的閨蜜》完整版在線免費閱讀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20-01-17 瀏覽次數:0

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www.tbiil.com.cn $【完整版漫畫】熱門推薦《老婆的閨蜜》最新章節_無彈窗全集免費觀看!txt電子書免費下載_全章節漫畫!

▲韓漫【高清版+漢化】【百度云+加貼網盤+完結連載+限時免費】漫畫!

今天小編和大家分享漫畫的精彩內容:

>>>>>>>>>>>>>>>>>>>>>

點擊下方即可獲得

★★【在線資源無刪免費閱讀】★★

進入后搜索名字:【老婆的閨蜜】搶先免費看無刪減正版完整內容!

下面小編為您分享漫畫精彩片段:

 

未完待續……

點擊下方即可獲得

★★【在線資源無刪免費閱讀】★★

進入后搜索名字【老婆的閨蜜】搶先免費看無刪減正版完整內容!

 

▲《老婆的閨蜜》漫畫完整版已有~

讀好漫,愛生活。閱讀越精彩,喜歡《老婆的閨蜜》這本韓國漫畫的讀者,歡迎留言互動哦~

>>>>>>>>>>>>>>>>>>>>>

小編:半°成熟

不離不棄,每天都會有奇跡。

不知不覺他來我們家也有半個月,沈雪尺象征性來看過幾次,囑咐我們要好好照顧宮薄,后面就很少來了,這樣也好,省得她來一次,宮薄就會做噩夢。

我每天跟他一起上下學,放學后,我拉著他,從羨慕的眼光和仇恨的視線走過,買一個泡泡糖一路軟著泡泡回家,我吹泡泡可是一絕,他卻不行,難得吹個大圈圈,破了粘了一臉。

一點一點幫他弄掉,養胖的臉有點肉,摸上去滑嫩嫩的,我趁機多摸了幾下,點他的鼻子:“雞丁,笨!”

他傻傻地笑,夕陽灑滿他一頭金光,綠寶石一樣的眼睛,迷人極了。我拉著他回家,突然想到容華姐說,他爸爸那邊有消息了,沒意外的話,他很快就能回家了。

“雞丁,你想家嗎?”

他沒回答,但綠眼瞳明顯縮了一下,我繼續說。

“等你回家了,繼續做你的少爺,會忘了我吧?”

容華姐說,我和他不是一樣的人,雞丁早晚會回去的。

他猛然停下來,扯著我的手,眼睛瞪得大大的,頭搖得跟撥浪鼓,努力地告訴我不會。

她還說,宮薄現在對所有人跟有戒備,跟你親,睡同一張被窩,那是他小,沒有?;ぷ約旱哪芰?,等他長大了,回到真正屬于自己的世界,哪還會記得你?

我繼續往前走,自顧自說:“即使記得也不會記得很久,我呢,也會在你忘掉我之前,先忘掉你!”

他被扔在后面,低著頭,突然抬頭,跑過來,圓圓的腦袋用力頂了我了一下,我退了一步,他還是瞪著我,似乎很生氣,眼里水汽凝聚,濕潤得快滴出水。

“你……干嗎?”我被看得竟有些內疚,說話都有些結巴。

“討厭!謝歡喜最討厭!”

他紅著脖子吼了一句,撒開小短腿就跑了,一溜煙鉆到人群不見了。

我楞了一下,拔腿就追,小拖油瓶難得說一句話,竟然說我討厭。正是下班高峰期,也不知道他溜到哪里去了。

“雞??!雞??!”

我叫他,沒人回應,倒是周圍的人都奇怪看我,看什么,看你妹呀!我急得快哭了,小混蛋,到處亂跑,被人拐了怎么辦,找了一會兒,我沒轍了,會不會跑到他比宮殿還華麗的家?

我跺了跺腳,憑著記憶跑到宮家,門口沒有人,他會不會進去了,我在屋里徘徊,猶豫著要不要進去,一輛車停到面前,一個人走出來,正是沈雪尺。

“宮阿姨好!”

她看到,表情有一瞬間的古怪,似乎受了很大的驚嚇,不過很快回復正常,和顏悅色道:“小仙姑,你怎么來了?”

做我們這一行的,都要個神氣的外號,容華姐也是用化名,大家叫我小仙姑。

“難道宮薄出什么事?”

看來拖油瓶沒回來,我心安了一下,把早想好的理由說出來:“我媽讓我來告訴你,小少爺的病好了很多,叫您不要擔心,不過還要幾天還能康復,她叫我過來,拿些小少爺的換洗衣服?!?

“這樣呀,小仙姑真乖,都能幫媽媽做事了?!?

我隨著她進去,仔細看了,確定宮薄沒回來過,還好,沒傻到這地步。

一路上,沈雪尺倒是很和氣,問我讀幾年級成績好不好之類的,要不是看到宮薄一身的傷痛,真看不出這樣漂亮的人心腸會這么壞了。

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,她笑著問:“怎么了?”

“阿姨您真漂亮!”

“你長大后也會很漂亮,對了,怎么沒見過你爸爸?”

“我沒爸爸!”

她的眼神又柔了幾分,帶著母性特有的慈愛,揉揉我的頭發。

“你有一個很好的媽媽?!?

我點點頭,抱著衣服,拒絕了她派車送我回去的好意,一個人繼續找宮薄,鐵門在我后面關上的時候,我注意到她還看我,隔得太遠,我看不清楚,但落在身上,有一種說不出的復雜。

“阿姨,再見!”

“小仙姑,再見!”

我怎么也沒想到,這聲“再見”又隔了好多年,只是那時,我們早已面目全非。

又到幾個我們經常玩的地方找他,還是沒看到人,我急了,小混蛋,跑哪里去了,要我找到你,我揍你,天已經晚了,我只得轉頭回家,說不定,他先回去了。

果然,在回家必經的路口,他蹲在路燈下,我沖過去,推了他一下。

“你跑哪里去了?”

眼淚奪眶而出,把那包衣服的丟到身上,太討厭了,這個人真討厭。

宮薄被我一推,摔倒在地,狼狽望著我,眼睛紅紅的,沉默地看著我,倔強地抬著頭,慢慢的,大眼睛里凝聚水汽,順著臉頰流下來。

宮薄還是不說話,只是無聲地流著淚,小肩膀一抽一抽,我去碰他,他破天慌甩開了:“反正你也不想記得我?!?

是因為那句話生氣嗎?

他仍瞪著我,被那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怒視,我突然慌了,雞丁從小沒了媽,又被后媽欺負,爸爸不在身邊,被我們帶走,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我還不時折騰了他一下,是不是有些過分,想到這,我覺得他生氣他出走都是應該的,是我的錯。

我拉起他,用袖子幫他擦了擦眼淚:“好了,我不會忘掉你的!”

他不相信地看了我一眼,我生氣道:“我什么時候騙過你?”

他這才肯跟我走,我拉著他的手,他緊緊抓著我,像怕下一秒我就會扔掉他,白凈的小臉哭得跟小花貓,路過一個水浮,我拿了他的手帕,弄濕了,幫他洗臉。

一點一點慢慢擦掉,他倒是很乖,眼睛紅紅的,我心一糾,怪讓人心疼。

“我以后不欺負你了,看你,哭得一臉貓胡子,跟笑笑一樣?!?

我還記得他家那只穿花衣裳的貓,叫笑笑。

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